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关注 > 网络 正文

钱财外露引起的惊天惨案侦破始末

作者:责任编辑 时间:2021-08-13
导读:一、飞来横祸位于耒阳市火车站前五一中路的一家粮油批发店每天的营业额达数万元。由于生意繁忙,34岁的店主贺仁斌同妻子陈利忙不过来。于是贺仁斌从乡下将60岁的岳丈陈耆安请到城里。陈利的表弟杨猛刚从中专毕业等待分配,也来到贺仁斌家帮忙。1999年3月12日

一、飞来横祸

位于耒阳市火车站前五一中路的一家粮油批发店每天的营业额达数万元。由于生意繁忙,34岁的店主贺仁斌同妻子陈利忙不过来。于是贺仁斌从乡下将60岁的岳丈陈耆安请到城里。陈利的表弟杨猛刚从中专毕业等待分配,也来到贺仁斌家帮忙。


钱财外露引起的惊天惨案侦破始末(图1)


1999年3月12日晚,贺仁斌吃完饭,带上钱与另一同行一起乘火车去广州进货。其妻陈利安排父亲陈耆安和表弟杨猛休息,自己带着7岁的儿子也早早睡觉了。13日凌晨4时许,一阵撬门的响声将陈利从睡梦中惊醒,醒来后,陈利闻到一股很浓的液化气味。还没有等她多想,又听到有人在撬门。陈利意识到不妙,忙喊睡在隔壁的父亲和表弟,均不见有回答。


陈利觉得害怕,起床朝窗户猛喊:“有贼!有贼!”接着向对面的邻居家打电话。过了几分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了,陈利壮起胆将卧室门打开,拉亮灯朝表弟的床上一看。


啊!杨猛头上以及地下都是血。陈利想过去看个究竟,刚抬起脚,被卧室门口一个液化气钢瓶绊倒。陈利又走到另一间房,看到父亲仰卧在床上,头上都是血,颈上套着一根绿色尼龙绳。


二、紧急出动

3月13日凌晨5时许,耒阳市公安局灶市水陆派出所接到报案,立即向市公安局汇报案情,侦技人员火速赶到现场,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连夜展开。


现场勘查表明,死者陈耆安和杨猛二人的致命伤均在头部。二人颅骨均呈粉碎性骨折,脑浆外溢。二人都睡在床上,睡姿完好,衣着完整。现场遗留犯罪分子作案使用的液化气钢瓶一个,现场勘查提取犯罪分子遗留在现场的一枚清晰指纹。


干警们形成四条共识:


1. 这是一起特大杀人抢劫案,犯罪分子在案前准备液化气钢瓶对准陈利卧室房间,杀人只是为了扫除障碍,图财是最终目的。


2. 犯罪分子事先准备液化气钢瓶,入室路线复杂,且难度大,说明犯罪分子对现场及受害者家庭比较熟悉,应与受害者家有过接触。


3. 犯罪分子作案过程比较利索,入室后连杀2人,均无反抗,但是撬盜经验不足,说明犯罪分子心理素质成熟,胆大妄为,但入室盗窃技术不老练。


4. 一人作案的可能性大,年龄在25岁以上40岁以下。


专案指挥部决定以灶市火车站为中心,开展广泛的调查摸底,同时发动群众积极提供线索。


三、山穷水复

调查发现,3月7日晚,离“3·13”案发现场不远的灶市造纸厂唐某被盗液化气钢瓶一个。经辨认,遗留在现场的液化气钢瓶,就是唐某家被盗的钢瓶。而唐某家除一个液化气钢瓶被此外,其他任何东西未动。


经过专案组反复调查,灶市街道办事处赵某被列为重要嫌疑对象。


1998年正月十一日,赵某到贺仁斌家打扑克时向贺了解经营情况,贺如实告诉赵某。赵某还以参观贺家房屋设计为由在贺家到处观看。


赵某是劳改释放人员,有盗窃前科。但是专案组传唤赵某后,按照赵某的陈述,专案组调查后证实赵某没有作案时间,侦查工作陷入了低谷。这时,灶市一个老板反映的情况引起了专案指挥部的重视:去年有个叫曹孟义的人在灶市街经常出没。曹孟义讲他有5把五四式手枪要出卖,每把500元。


曹孟义是劳改释放人员。这位老板还反映曹孟义与灶市一个外号叫“三六疤”的人关系较好,还与灶市夏塘饭店的老板要好。


调查得知,曹孟义认识贺仁斌,而且曾两次去过贺仁斌家。于是专案组把重点放到了曹孟义身上。


经多方打听,专案组终于找到了“三六疤”,据他反映:1998年3月的一天,他从外回家睡觉时,发现自己床上有一个人在睡。“三六疤”揭开被一看,是牢友曹孟义,他当时要曹孟义脱衣后再睡,曹孟义不肯。到了下半夜,“三六疤”醒来时,发现曹孟义走了。当时天正下着大雨。


这一条看似寻常的线索引起了侦察员的高度重视:3月7日晚造纸厂唐某家被盗时正下着大雨,难道这是巧合?更为重要的是曹孟义案发前在耒阳活动。曹孟义性格孤僻,胆大妄为,与专案组的“画像”极为相似。


曹孟义被列为重要嫌疑对象。4月3日凌晨3时许,王军、雷仕林、邓磊、谷石猛、梁小青5名干警驱车连夜赶到郴州市。


按照曹孟义曾留给一老板的BP机号码,谷石猛扩了机。过一会,一位自称是曹孟义朋友的男子回了机。谷石猛假称有一笔装修业务要谈,约对方在北湖公园见面。

过了一会,果然有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向侦察员走来,邓磊、谷石猛等人将其带上车。


来者是曹孟义的弟弟曹交科。专案组干警向曹交科说明来意后,曹交科带邓磊、谷石猛、梁小青来到曹孟义一个朋友家说曹孟义正在赌博。专案组立即上前将曹孟义扭住,带上了车。


专案组提取曹孟义的指纹与现场遗留的指纹比对,认定现场指纹就是曹孟义所留。经过两天两晚的审讯,曹孟义终于彻底交代了杀人抢劫的全过程。


四、罪恶一慕

曹孟义是耒阳市大义乡石准村农民,1982年应征到某炮兵团服役,1985年考上某炮兵学院,因其乱搞男女关系被部队开除,1986年又因盗窃被判刑6年。


1997年10月,曹孟义提着几瓶高级酒路过灶市贺仁斌粮油店时,碰到贺仁斌,曹孟义要贺仁斌帮其将酒卖掉。


当时贺仁斌正在粮油店清点营业款,其妻陈利又从楼上住屋将一叠厚厚的人民币拿到粮油店清点。曹孟义看到贺仁斌家一天的营业款有好几万元,向贺仁斌打听经营情况。贺仁斌如实相告,曹孟义遂起盗窃恶念,有意将酒放在贺仁斌家,求其低价出卖。之后,曹孟义多次到贺仁斌租住的房间附近观察,选择作案路线。


为了搞清贺仁斌家里情况,曹孟义于农历1997年底到贺仁斌家以讨酒钱为由,观察了贺仁斌家的居住情况。


1998年春节后,曹孟义躲到贺仁斌住房后的回龙庵空房中,晚上仔细观察贺仁斌家生活居住情况达半个月,并详细设计实施作案细节伺机作案。


农历2月初,曹孟义赶到郴州市花40元钱专门打制了一套撬盗工具,将工具藏在贺仁斌住房隔壁的灶市建筑公司三楼隔热层里。


事先踩好点后,3月7日晚,曹孟义又冒着大雨窜到灶市造纸厂一户人家用一根长杉木棍撬窗入室,从其家里盗走装有液化气的钢瓶后,将钢瓶埋藏在贺仁斌住房围墙外。


3月13日凌晨1时许,曹孟义从灶市建筑公司三楼爬到贺仁斌住房阳台上,从窗户里伸手打开客厅门进入客厅,再将液化气钢瓶搬到客厅,将液化气皮管插进贺仁斌卧室。


将液化气打开后,来到另外一间卧室。发现床上睡着一个人,曹孟义借着五一路的路灯光对准那人的头部用力就是两铁棍。之后,曹孟义又来到另一间房,看到也有一个人在睡,他对准那人的头又是两棍。打了两棍后,曹孟义看到那人还在用力抽搐,又用带来的尼龙绳将其死死勒住。在杀死2人后,曹孟义从二名死者身上搜得现金800余元,曹孟义站在屋内等候约两个小时,他以为贺仁斌夫妇已被煤气毒死。不断撬卧室门时,贺仁斌之妻陈利被惊醒后猛喊,曹孟义见势逃窜。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21 WWW.HVHN.CN 衡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广告业务联系微信:contact-us
Top